您的位置: 主页 > 酷乐私享 带着刘雪枫的推荐地图去德奥来一趟古

酷乐私享 带着刘雪枫的推荐地图去德奥来一趟古

  听刘雪枫先生讲他为了古典音乐的远行,和在目的地遇到音乐的景象,眼前漾起坐满球场的球迷们的欢呼,有些时候,分不清在球赛里,球场上的投入和坐席上的热爱,哪个更动人。

  刘雪枫如今的生活,古典音乐依然如影随形,从前用文章把音乐写下来,现在用知识付费产品把音乐讲出来,也会带着对古典音乐心怀向往的小型队伍,走几趟古典音乐的主题旅行。

  “我这个人有非常强烈的分享欲望”京城的清爽周末,“去听欧洲”的分享沙龙,刘雪枫如是开场,直到收尾时,他还笑言“我这一肚子话还没说完呢”。

  然而就在如此说不完之间,还是可以感觉到,其中根植刘雪枫内心更深的段落。讲到这些部分,他总是时不时欠欠身,却又不会真的离开坐着的靠背椅。一段话讲下来,如此往复,像是屁股和椅子之间坐着颗网球在来回滚动,很难不get到这里是他划了重点的位置。

  划重点的位置并不多,将其中位于德奥的三五目的地挑拣出来,加之他所推荐的周边内容,努力寻觅出“行家”气质的德奥古典音乐之旅。

  分享中“网球滚动”最明显的段落,是刘雪枫讲到德国西南部靠近黑森林的斯图加特,将在今年9月20日,正式迎来成为斯图加特交响乐团首席指挥的迪奥多卡伦济斯(Teodor Currentzis)。

  斯图加特是巴登-符腾堡州的首府和第一大城市,拥有德国范围内最为密集的科研机构分布,人们熟悉的梅赛德斯-奔驰和保时捷的生产企业总部驻扎其间。

  斯图加特歌剧院上演歌剧的制作总是先进前卫,演出的芭蕾舞也以现代编舞而著名,刘雪枫在这里观看演出的经历中,不止一次遇到台下观众发生争吵的情况,有人嚷嚷着演出应该停止,不可以这样演,持不同意见的观众则毫不客气地怼回去。

  城市中最为知名的乐团是斯图加特广播交响乐团(SWR Radio-Sinfonieorchester Stuttgart),在1998年至2011年,罗杰诺林顿(Roger Norrington)担任乐团首席指挥期间,斯图加特是全世界资深乐迷向往的地方。如今,因为迪奥多卡伦济斯的到来,将出现新一轮的集中向往。

  在刘雪枫的介绍中,卡伦济斯是当今世界“人气最旺、没有之一”的指挥家,他在维也纳的一场演出不仅成为维也纳头面人物齐聚的盛会,更让得到刘雪枫赠票一同观赏的友人激动不已,当看到结束后不愿离去坐着哭泣的观众,对有生之年可以听到如此音乐的幸运,有着同样的兴奋和感叹。

  广泛登上欧洲各大舞台之前,卡伦济斯在俄罗斯渡过了大部分的音乐时光,无论是新西伯利亚的2004-2010,还是2011年2月至今的彼尔姆,都不能视作古典音乐的传统要塞,偏居一隅的他就像精灵般横空出世,向世界献上惊喜。

  与许多粉丝群体圈层明显的古典音乐明星不同,卡伦济斯仿似老少咸宜、男女通吃。

  他的演出颠覆了我们对交响乐演奏的全部经验和想象。他身上带有天使的气质,既是因为接近一米九的瘦长身材,从俄罗斯小城凭空冒出,更因为他把古典音乐摇滚化,不是节奏的摇滚,是心里的摇滚,让你的灵魂一直在空中,跟着他的音乐,飘着转圈,对所有人而言,这种体验都是新鲜的。现在他到了斯图加特,我一定要为了他专门设计旅行路线。虽然已经聆听过三次卡伦济斯的现场,刘雪枫显然并不满足。

  如果你曾经尝过跟着行家里手去旅行的甜头,相信话已至此,你大概早已心动。这是迪奥多卡伦济斯的官方网站,可以找到他2018年9月至2019年6月底的演出行程并抢购订票,祝你好运。

  为什么还要去现场追音乐?没有比在拜罗伊特领略过瓦格纳歌剧更适合的答案了。

  刘雪枫对瓦格纳的喜爱在圈中几乎人尽皆知,这在他对拜罗伊特经历的讲述中不难明白一二。

  瓦格纳并不陌生,如今婚礼上常用的《婚礼进行曲》便出自瓦格纳歌剧《罗恩格林》,其他作品篇章也广泛用在电影配乐中。

  拜罗伊特节日剧院,是瓦格纳歌剧节(亦称拜罗伊特音乐节)的唯一演出地,每年歌剧节一个半月的演出时间之外,全都用来排练,建成一百多年来,不接纳瓦格纳歌剧之外的演出,不出租场地,据说有着世界上最好的录音效果。

  这处剧院是歌剧节创始人威廉理查德瓦格纳为上演其作品《尼伯龙根的指环》,几经筹建波折,最终在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的资助下交付使用,并于1876年完成首次演出。路德维希二世也由此被视作瓦格纳最大的恩主。

  剧院设计不仅处处考虑《尼伯龙根的指环》所需要的音学效果等专业需求,并且经由大扇形观众席、下沉式乐池等独特呈现,打破固有理念,令剧院充满神秘感和神圣感。

  受瓦格纳之孙、歌剧节艺术总指导沃尔夫冈瓦格纳以及夫人古特伦瓦格纳的邀请,刘雪枫于2002年首次来到瓦格纳歌剧节,观赏当年最后一轮的演出。

  这绝对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就连德国使馆签证官看到邀请信之后,都展示出吃惊的神情,毕竟,瓦格纳家族对于德国人民来说,多是神秘且尊崇的存在。

  瓦格纳歌剧节的入场券着实紧俏,那些19世纪的入场资格世代继承,连位置都是固定的,再加上官方的一些赠票等,真正拿到市面上出售的份额,便很少了。

  想要申购到票,每年申请、连续十年不间断的话,可能会中签,但是中签之后每年仍然接着申请的话,通常就都会中签,这是瓦格纳歌剧节一套自己的系统逻辑,十年大概是一个考验。当然也有从会员手上流出来的高价票老一辈去世后,传到孙子、曾孙辈,忠诚度有所下降,会选择把票高价转售。多年前,曾经拿来吹牛的观赏经历,现在的刘雪枫也很少再用了,毕竟市面上花钱买到歌剧节入场资格的事情多了起来。

  即便如此,你并不需要担忧在瓦格纳歌剧节,同场观众的欣赏水平和礼仪意识,会影响你的观赏体验。

  至少目前的拜罗伊特,不会出现你正看得投入,突然有高跟鞋离场发出的噔噔响动,也不会出现看到半截有人要从你眼前走过的情况。

  在拜罗伊特的规矩是,全场灯光熄灭前,观众身边有空座位的话,需要举手向领座员示意,得到允许后挪坐过去,旁边的观众也依次挪动,把最靠近过道的座位空出来。这样,即使有幕间休息,原座位的人进来也只能坐到边上的位置。

  刘雪枫曾在北京欣赏过当年排名世界第一的乐团演出,听过后他直呼“太差了”,后来了解才得知,乐团成员在演出当天下午去秀水买东西,钱包被偷了,本要以小偷抓不着就罢演来相要挟,最终好歹如约演出,然而效果却实在难入行家之耳。

  “即使没有钱包被偷的这种情况,巡演的安排通常是当天到当天演,之前去爬趟长城,吃顿全聚德是常事,演出时状态打五折都不止。” 刘雪枫坚持如果不是以盖戳为目的,欣赏顶级的音乐还是要不远万里,在主场,每位乐手对演奏场地的了解都熟稔于心,知道如何控制乐器的方向、力度和音量。

  在拜罗伊特,瓦格纳的痕迹无处不在,瓦格纳故居、瓦格纳博物馆、以及其友人兼岳父李斯特故居内的博物馆都记录着19世纪这里发生的历史细节。

  城内的音像店中,总能淘到瓦格纳作品的珍贵版本、演奏总谱等稀罕物什,就连几家超市都是淘宝好去处。

  白天“淘宝”,夜晚便是尽兴之夜,身处各家酒馆、旅店,常有剧中演员在你身旁饮酒欢聚的情景发生,有些是酒馆或者旅店老板的老相识,有些是被邀请前来,签名合影之外,各桌之间其乐融融的攀谈也令人畅快。

  如果室内音乐会让你总有束缚之感,奥地利多档各具特色的露天音乐盛事了解一下。

  其中,最为知名的当属维也纳爱乐乐团承当演出的美泉宫仲夏夜音乐会,因举办场地的美艳别致,以及演出阵容的高级配置,吸引着众多观众前往,2018年的到场观众达到20万当然还是会采取必要的限流措施。

  此外,这场向公众免费开放的露天音乐节,还有一样最大的魅力在于,你可以躺着仰着趴着听最棒的乐团为你演奏,还不耽误与同伴的交流,更甚,如果勤快一些,可以学刘雪枫和小伙伴们,提前在瓦豪河谷的酒庄购置维也纳特有的白葡萄酒佳酿绿维特纳和雷司令,为观赏助兴。

  当邀请刘雪枫为爱侣出行推荐一处浪漫之所时,他首先想到位于奥地利布尔格南州的莫尔比什湖上轻歌剧节,不仅因为可以看到湖光、夜色和舞台融为一体的梦幻景致,还因为布尔格南州是奥地利的红葡萄酒产区,莫尔比什湖边上都是葡萄园,酒庄一个挨一个,白天逛着品过去,晚上尚有醉意之际,看剧中角色乘帆船而来惊艳出场,有没有为你下一次给爱人的惊喜带来一些灵感?

  与莫尔比什湖上轻歌剧节相距不到几公里的地方,是另一处独特的露天音乐会古罗马采石场实景歌剧,它和湖上轻歌剧节都位于维也纳东南方向、布尔格南州首府埃森施塔特附近。

  此外,刘雪枫还推荐了圣山古堡里的格拉费内格音乐会、布雷根茨艺术节中的湖上歌剧

  想说,前面所有这些露天音乐节有通票吗刘老师

  即便篇幅再长,即便仅述德奥,也实难将这位古典音乐发烧友的“家珍”如数列出,最初为古典音乐疯狂的岁月,刘雪枫用时间和精力供养他的热爱,如今热爱正在反哺他的人生。我们就当这些划下的重点和周边的私享推荐,是反哺已至的他人红利吧!

上一篇:陶瓷艺术大师王玉岭:在古典旋流中激起现代艺
下一篇:十首适合孩子听的古典乐曲从小培养音乐鉴赏能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