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欧洲古典真没你想的那么浮夸!

欧洲古典真没你想的那么浮夸!

  。她和先生长年从事艺术相关的工作,她从硕士到现在一直研究着西方设计史,而先生则师从陈丹青学习油画,两人在审美上很有默契,也都喜爱在旅行中收集各地的古董家具与装饰艺术。前往串门时,如同补习了一场西方艺术史。夫妇俩对西方古典艺术文化熟门熟道,聊到家居灵感时,——「你看,这是维多利亚时期的石膏墙天花板!」「其实那时候贵族家里不是都花里胡哨的,而是巧妙地运用同一个颜色的不同层次!」等等。

  对于西方古典文化的深度认知,让他们拥有足够开阔的眼界与足够多的经验,能够发现与识别「什么是好的」,再将这些好物恰到好处地用到日常生活中。他们在审美上或为怀旧,但日常生活上却丝毫并不陈旧。挪挪换换客厅里的家具,时不时为同个画框配上不同的画,折腾鼓捣点新花样,同样是两人的乐趣。如她所说——「之所以热爱折腾房子,是因为房子是唯一通过自己的努力就可以变得更好、更美、更接近理想的东西。」

  ▲拥有麦金托什的高背椅是@rosyruth的梦想,如今有一把在她的卧室里。

  原户型不方正,主卧、卫生间、餐厅阳台都有斜墙,不利于家具摆放和收纳,视觉上也不舒服。因此对其进行了小改造:

  步入玄关的拱门后,餐厅、会客厅与小阳台三个功能区在同一个开阔空间里,这个空间选择了灰蓝色的壁纸。而在整个家中,配色都采用西方传统的原则,即客厅浅淡、餐厅注重装饰、卧室书房用沉稳的深色。第一个空间就是餐厅,摩登与复古并重。设计得比较现代的四人餐桌与天花板吊灯,而餐椅与墙上的画框还有装饰风格强烈的壁灯,都更为复古。吊灯一般只有先生在夜里作画时候会使用,大部分时间他们还是更喜欢使用壁灯,更有仪式感亦让晚上多了安然。

  ▲平常入夜后,餐厅区域的照明多靠墙上的这两盏壁灯。中间的画作是先生的临摹作品,选择了简洁的黑色画框。

  ▲餐桌旁的这面墙,由于和玄关墙处于一条线上,就没有选择较高的家具,以免产生一进门的压迫感。但若什么都不摆上,便浪费了这里的空间与光线。于是,他们选择摆放一个带着雕花与曲线的古董边桌搭配一个线条平直的简洁画框。边桌上摆放一些物件,画框里是摄影师朋友的摄影作品。

  ▲餐椅总共 4 把,全是中古椅子。其中 3 把是结合了 Thonet 14 号椅和温莎椅设计的一款,焦糖色绒面很是特别。

  第二个空间是会客厅。由于没有看电视的需求,并不需要形成以电视为中心的客厅格局,反倒更为灵活,随时可以随着心情挪动沙发、边几、落地灯的位置等等。

  ▲客厅里有一面书墙,主要放比较大开本的画册,也间杂摆放着之前在国外收的古董小物,书墙前一个小圆桌搭配一把洛可可风格的古典椅子,看书与喝茶都很方便。

  ▲这把洛可可风格的单人椅陪伴了他们至少六年了,最初还是放在先生的宿舍里。他们俩都深深被椅子腿和椅背上的细致雕刻工艺吸引。

  ▲灰色双人沙发横放,隐隐将餐厅区域与会客厅区域划分开来。同时,它也与书墙呈直角放置,再加上上图的小圆桌及单人椅,四者围出了会客厅的核心位置。

  ▲由于平常没有看电视的需要,原本的电视墙区域摆了一个深灰色单人沙发与一个古董边柜作为会客厅核心区的延展。这盏落地灯看似设计感十足,线条简洁至极,其实不过是拿掉了灯罩的普通款落地灯而已。

  ▲由于长年研究西方古典艺术也一直从事着与之相关的工作,夫妇二人对于古董家具的质感不仅重视而且也有了辨别的经验。譬如这个单人沙发旁的边柜,虽然不敢说是精品古董,但却是在他们能承受的价位里品相较好的了。木面呈现水波纹纹理,正中镶嵌的纹样是由雕刻成的一块块木片镶嵌拼接而成,乍看并无特别,细看却有诸多值得玩味的地方。

  书房兼做次卧,安装了一整面墙的书柜。先生喜欢的法国画家的原稿与手稿以及先生自己的画作都放在这里。如上文所说,@rosyruth家配色使用「客厅浅淡,卧室沉稳深色」的原则,书房使用了墨绿色的壁纸。

  ▲金色画框里是 19 世纪法国画家梅索尼埃的原作,梅索尼埃是先生最喜欢的画家,这幅画也是家中的镇宅之宝,地上摆着的是先生的几幅画作。

  ▲「镇宅之宝」的挂画方式颇具仪式感,金色的挂杆系着黄铜链子,悬挂着这幅裱在金铜色画框里的画,如同展出在美术馆之中。

  ▲书房兼做次卧,安装了整面墙的书柜,放置画册以外的小开本书、手稿资料也放一些画具。

  ▲不难发现,@rosyruth家的搭配始终很克制。与餐厅那个角落类似,这里的古董写字台设计比较繁复,因此墙上错落着的两幅装饰画的框子便很简洁。

  ▲床头一边是用作梳妆台的中古秘书柜,一边是搁放一些睡前手边物和台灯的小桌几,墙上的挂画是朋友画的夫妇二人肖像照。床品选择了深蓝搭配白色与玛莎拉红色的组合,与墙面颜色自然也是呼应的。

  ▲隔出一道墙,做了一个步入式衣帽间(白门内即是),里面根据自己的需求做了整体衣柜。

  ▲床头一边的秘书柜用作了梳妆台,也摆放了许多烛台摆件。本身是好看的器物,错落着也成了一道风景。

  ▲床头柜是姥姥家的老家具,柜面上比较俗艳的老瓷砖换成了与整个家更契合的青花瓷。

  ▲拥有了这把麦金托什的高背椅,在@rosyruth看来是一件「圆梦,此生无憾」的壮举。麦金托什是苏格兰的建筑家也是英国新艺术运动的主要倡导者,@rosyruth研究他所属的格拉斯哥四人组的设计艺术已经十年了,与麦金托什早已成为灵魂上的伙伴了。而一盏融合了黑色与网格元素的台灯则放置在它旁边与之搭配。

  虽说玄关是入户第一个空间,起着引导和过渡的作用,但却是@rosyruth家里最后完成的部分。因为设计时遇到了几个问题,譬如玄关面积小、进深浅、一面墙上还有着通往厨房的拱门等等。当然,以替代方案解决这些问题后,玄关处实用且具有仪式感。三门鞋柜满足了基本收纳需求,墙上钉上了一个双头铸铁挂钩可以挂些简单的衣物,装饰画挡住了风格不搭的门禁,而米白色电表箱与灰蓝色壁纸颜色挺相称就没有刻意遮挡。

  ▲@rosyruth对于玄关灯光的期待是,有一个够亮但是比较隐蔽的顶灯,辅助一盏光线柔和的台灯。现在的布置正是如此。

  ▲这是家里最贵重的一个胡桃木框子,放在洗手间对面的走廊墙上用作镜框,每一个雕刻细节都很考究。由于工艺繁复,雕刻精致,将其用作镜框正合适,如果用作画框,未免会遮掩画作本身的光芒。

  ▲而这个雕花鎏金画框至少有一百多年历史,没有经过翻新,保留着画框被时间洗刷的痕迹,带着灰尘。在他们看来,保留着时间印迹的框子,气息比较稳重,比较有沉淀的感觉。而且和家里其他完整度比较好的框子一起错落在不同角落,好像历史就自在其中了。

  ▲@rosyruth与先生都喜欢带着年代感的东西,大理石台面的中古柜子上,一个古董蕾丝托盘,上面摆放着一个玻璃水晶杯。

  原户型中卫生间面积很大,却没有干湿分离。洗手台、马桶、淋浴、浴缸多个部分都集中在同个空间里。因此,改造中,对卫生间进行了三分离,将浴缸外移至原来的阳台处,洗手台与淋浴区也分开。

  ▲原本房子的阳台改成了专门的泡澡区,这个小空间简简单单,仅有一个古朴的灰蓝色壁柜、一地花砖、一个猫脚浴缸,雅致又不乏生活气。

  A:文艺复兴、巴洛克、洛可可和新古典的混合,vintage 还不够,要真正的 antique 和 antiquarian。

  A:主要来自平时喜欢的室内装饰书籍和杂志,比如 Flammarion 和 Rizzoli 出版的一系列画册,关于欧洲古典庄园、城堡与贵族官邸等。那时候的贵族,在设计自家的时候,一旦确定墙面的颜色,那这个空间里所有的软装颜色,地毯、沙发、布艺、床品等等都会是围绕着墙面颜色来选择,或一致或呼应。还有就是,我们最开始喜欢古典家具,也有受陈丹青老师的影响,他自己收藏了很多古典家具与框子。

  ▲陈丹青老师的工作室里,它本是一个放赞美诗的架子,陈先生把画册放在上面,写生时候可以用。

  A:一直以来,我家里都只用壁纸。可能是因为涂漆缺少纹理的变化吧,实际住着的时候,涂漆比较乏味,没有细腻的质感值得玩味。

  A:还是要以现代的东西为主,若全部是古董,那对其他部分要求太高了,很难达到整个空间的和谐。譬如墙上全挂满各式雕花繁复的画框,那就过度装饰了,其实气场很难压住,整个空间也显得小了。所以我们家里,大件家具基本还以现代为主,点缀几件装饰主义的古家具,而装饰性小物我们就尽量选择比较古意的了。无论中式还西式,古典或现代,其实只要腔调对了,搭在一起都不会错。

  ▲这个金碧辉煌雕花繁复的古董镜子放在目前家里的客厅里会过于耀眼,他们便将其放在卧室阳台。她也说,「金色的东西最吸引眼光,所以要用得精致但是克制。」

上一篇:盘点古典名著中八大名马最后一匹秒杀前七匹
下一篇:比起周迅的唇色 她的古典腮红才是妆容精髓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